姐夫POPO 三十五 < 姐夫 ( 野树 )


"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宝宝,姐夫。"她低头摸摸小腹,然后掏出口袋里叠着的诊断单,递给他。


"今天早上起床,我觉得有点恶心反胃,算了算,大姨妈好像也迟了一礼拜,就去买了验孕棒,结果居然……是两条的。我还有点不敢相信呢,所以早上你们去区人医的时候,我打车去了市人医。"


她看着两人交叠在一起的手,讷讷道:"它在我肚子里已经三周多了呢,大概就是我们吵架那次,在你书房里有的。"


嗯?说了这么久,他怎么都没一点反应呢?高兴还是不高兴,总得有个反应呐?


白穗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男人的表情,他似乎是……愣住了?


她从来没在他脸上见过这种表情,他一向是老神在在,这幅痴愣的样子配他这张棱角分明的脸,看起来格外违和。


周家显站起来,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抱住她的时候,才觉得魂魄落地。


好像真的不一样了,她抚着小腹的样子,拉着他手的样子,从眉目间的神情到身体的姿态,跟从前那个小姑娘穗穗真的不一样了。他很清楚这杰作出自何人之手,是他让她怀了他的宝宝,是他让她成长。


他的吻不断落在她头顶、眼睛和鼻尖上,那样轻柔,怕她美得像雪一样一吻就化。


"穗穗,我真是……"他终于彻底反应过来,心里涌上万千情绪,一下堵得说不出话来。


周家显带着白穗回到他在城西的一处私邸。


别墅坐落在山脚,鸟语花香,环境十分清幽,很多明星都扎堆在这片儿买房。


进门就是别致的庭院,建筑跟装修风格都比较偏欧式,经常有人来打扫卫生,房子里各类生活用品也全是新的。白穗很喜欢这里,就是这么大的房子要是一个人住,实在是太孤独了。


周家显替她脱了鞋子,轻手轻脚地抱上床,搂在怀里。两人就这么挨着说话。


白穗摸着肚皮说:"它真的好厉害呢,那次以后我们又……而且昨天晚上还那么过分,它都还好好的,大概真的很想看看这个世界。"


周家显点点头,寻着她的嘴,亲了一下,"我们穗穗也好厉害,居然一次就中奖了。"


她害羞地笑了,头埋在他颈窝里。


周家显口头计划着:"暂时委屈你在这里住几天,所里我帮你请了假,以后就别去了。明天营养师会住进来,你乖乖的,我们争取要一个健壮的宝宝。等我忙完全部的事就马上来陪你,好不好?"


"嗯,那你要快一点,这里实在太大了,我会害怕。"


他轻轻抚着她秀发,"这个月,不出这个月,我会跟白杉办好离婚手续,再娶你进我周家的门。"


怀中人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他的手。


事到如今,她已经别无他法,因为现在她不单单是一个人了,她还要为肚子里的孩子做最好的打算。


"其实,我心里挺没底的,这么糊里糊涂就有了,都还没做好当妈妈的准备。其他的人和事,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从今以后,我只想和你还有宝宝好好的。"


"姐夫,我有点害怕。"


"有我在,天大的事都有我替你们娘儿俩顶着,嗯?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你要受这十个月的罪,怀孕不是件容易的事,姐夫现在就已经开始心疼了。"


白穗将他默默瞧着,心里暖流暗涌,伸手摸摸他眼窝里的青影,"这几天很辛苦吗?我不在身边的时候自己要多注意身体知不知道?累坏了我也会心疼啊,还有我们的宝宝。"


周家显笑了笑,将她拥得更紧,"我是赚奶粉钱呢,一点都不辛苦。"


"你昨天晚上没回来?"


周家显回到家时,保姆已经开始把桌上的菜撤走了,忙问他要不要再热一热。


"不用,我在外面吃过晚饭了。"他脱了外套搭在沙发上,回答上一个问题:"加班到半夜,睡在公司。"


"是公司出什么问题了么?看你最近好像很忙的样子。"


人已经进了浴室,紧接着水声哗哗响起,白杉再没听见他说话。


她抱着双臂盯了他的方向一会,若有所思。


晚上,周家显照例睡在书房,白杉对此已见怪不怪。自医院回来,她已经不再对丈夫的态度耿耿于怀,甚至他越来越频繁的彻夜不归,她也很少再去过问。


她不过问,他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她和他之间,变得越来越沉默。


白杉也清楚地认识到,这段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


"总裁夫人,您请坐,请问您喝咖啡还是红茶?"接待白杉的,是助理小高。


"不用麻烦,我只是顺便上来坐坐,喏,这些糕点你带给同事们尝一尝,这家酥饼很有名的。"


小高没推拒,也不敢拿,"周总正在开会,您看需要我通知一声?"


她忙摆手,"不不不,别打扰他了,我一会就走。"


两人相安无事静坐了一会,白杉思忖着,扬声道:"小高啊,快把点心带下去分给同事们吧,这个点大家伙也都饿了。"


"诶,好。"小高没多想,拎着几盒精致的糕点离开了。


周家显桌上堆了各类文件,白杉无从下手,随手拣了个出来一翻,正是六月份上半月的财务报表,得来全不费功夫。


她粗粗浏览了一下,发现有几个盈利指标跟上个月比下滑幅度较大,综合来看总体情况也不容乐观。


白杉将文件原位归正,陷入了沉思。


没多久,周家显便开完会回来了,看见背对着自己站在落地窗前的她,下意识地眉头一皱,"你怎么来了?"


白杉转过头,目光有些怔愣,随即扬唇一笑,"瞧这小高,我忘记说,他也没给你留一盒。"


周家显明显有些不耐烦,懒得理她的前言不搭后语,僵硬道:"我晚上有应酬,如果你是来等我下班就不必了,一会我让司机送你。"


白杉也没心思掂量他话里究竟几分真假,有意无意道:"我刚才从楼下上来,听几个小姑娘说公司这个月经营状况跟资金流转都不太理想,很严重么?"


白杉虽然并不直接参与周家显公司的大小事务,对这些也一窍不通,但跟他结婚之后就自动拥有了公司5%的股权,不算多也不算少。之前她信任他,所以从来不过问公司情况,安安心心坐收红利。可如今,情势大不一样了。


"小姑娘急急躁躁,不过是瞎操心罢了,营运状态有所起伏对恒新这样的公司来说很正常,没必要小题大做。"


他的表情似乎有所缓和,但看在白杉眼里,仍是疑虑重重。


她嘴角微微抿起一个淡淡的笑,走近几步,像一个妻子那样抱了抱他,贴进他怀中,"那就好,我是怕你操劳过度身体吃不消。晚上应酬完早点回来,我让李妈熬醒酒汤。"


几秒之后,周家显轻捏着她双肩,不着痕迹地躲开她的体贴,"相信我,公司不会有任何问题,不要想太多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他背过身去喝了口茶,是一个送客的姿态。


作者的话:顺利的话下章离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