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POPO 三十六 < 姐夫 ( 野树 )


咦,稿纸怎么还没出来?白杉鼓捣着打印机,烦躁地敲了敲。


"……杉姐,那个,"旁边等着用打印机的小同事实在看不下去,提醒道:"你放反了……"


"……哦,咳,小雨啊,你把这个印一下,然后送去总编那里,快一点。"


这已经不是白杉第一次犯这种低级错误了,事实上,她这几天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白杉走后不久,不远处一直在佯装订文件的另一个小同事跑过来,替小雨打抱不平:"你自己还有那么多工作没做,她自己社会板块的工作凭什么让你财经板块的跑腿,真是过分!"


"别那么大声啦,杉姐会听见的。"


"听见就听见,还怕她不成,反正他老公都要破产了,看她以后怎么作威作福。"


小雨惊奇地张圆了嘴巴,"不是吧?怎么可能啊,我听说她老公的公司很厉害诶,龙头企业的那种。"


"假一赔十,骗你干嘛,听说是做假药害人被告了,指不定主编马上就派你跑新闻了。你说他老公都要破产了,她还整天背什么LV啦,穿什么香奶奶啦,自己都不觉得讽刺吗?"


"诶诶别说了,主编叫开会了!"


实际上,所谓的开会也只是叫记者、编辑员们聚拢在一块临时布置工作而已。


报社主编是位四十来岁的谢顶中年男人,德高望重,在报社里最有话语权。


"我让人把杉杉支开了,长话短说,财经板块那个恒新制药的新闻咱们报社这次就别跟了。大家都知道杉杉在我们报社这么久,为我们报社付出了很多心血,这次算是卖她个人情……小吴,你眼睛抽了?"


"不是,主编……杉姐在你后面……"


"不用卖我人情,这个新闻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小雨,我和你一起去。"


主编一扭头,尴尬地咳了咳,"可你是社会板块的,自己那边的工作……"


白杉面无血色,强撑着地打断道:"我以前也是从财经转过来的,主编。"


说是一起跑新闻,白杉不过是寻着一个恰当的理由前往一探究竟。


在她的潜意识里,周家那么大的企业怎么可能会突然破产,无非就是外头那些嫉妒她嫁了个有钱老公的人在那里没根没据唱衰罢了。


但当亲眼看见几个穿着制服的男人搬走办公室里重要资料,封锁了制药厂,白杉登时觉得天都塌了下来。


周家显被工作人员带走调查前,看见了身后跟着扛相机小记者的白杉,特地在那里等了一等。


白杉一步步走到他面前,仍是一副灵魂出窍的状态,"家显……你老实告诉我,公司是不是……要没了?"


周家显眼神很落寞,望了望大楼,"不会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之前,一切都还有转机。杉杉,这次的难关,你会陪我一起渡过的,对吗?"


白杉张了张嘴,随即挤出了极为僵硬的笑容,"当然了,我们是夫妻啊。"


"我晚上就能回去的,你不必担心,安心等我回家。"离别前,周家显轻轻抱了抱她。


接着,他被两名工作人员带着上了车。


周家显没有说错,傍晚时分,他就被检察院派车送回了家。


但奇怪的是,本应该焦急等待着丈夫归来的白杉却不见了踪影。


直到天黑。


"你去哪儿了?"


"……家显?你回来了啊……他们有没有拿你怎么样?"


见她转移话题,周家显也没有刻意刁难,淡淡道:"配合调查而已,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紧张。"


他有意无意瞥了一眼,发现她的双肩僵直着,显得有些不安。


"对了,一会我要出门,去求求看有没有什么朋友能帮上忙,晚上不回来。"


白杉脸色看着更惨淡了一些,刚刚他说要求人,不到关键时刻,他那种性格怎么会去求人……看来这次,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九月森林公园别墅。


白穗好多天没见到周家显了,从房间监视器里看见他出现在门口,高兴得不得了,一路小跑跑到门口迎接他。


营养师自觉地回了房,给久别的情人腾出空间。


周家显一把抱住迎上来的女人,对着唇深深吻她。


两人腻着亲了好久,直到分开白穗手也没从他脖子上拿下来,就这么一直抱着,在他怀里撒娇。


"怎么了?"周家显嘴唇从她眼睫毛擦过,触到一片潮湿,"宝宝想我了是不是?"


没听到应声,周家显将她一把拦腰抱起往里走,笑声十分悦耳,"养得真是不错,回头给营养师涨工资。"


"很重吗?"她终于抬起头,眼睛红通通的。


"整个世界都抱在手上了,你说重不重?"


白穗重新把脸埋进他颈窝,咬唇偷偷地笑。


他呀,他可真是有本事叫她心动。


周家显脱了衣服,陪她躺进被窝。


拇指揩去她的泪痕,他把她抱在怀里,深深吸了口气,这味道好闻得他能闻上一辈子。


两人静了一会,白穗从他身侧爬到他身上,才一个多月,没怎么显怀,这样趴在他身上也不碍事。


"这几天吐得厉害吗?难不难受?"


"只是偶尔想吐而已,没其他的了,不是很严重。"


白穗犹豫着,说:"我今天……在电视上看见你被带走了,吓得哭了。"


"这不是回来了吗?没事了,什么事也没有。"


他还想说点什么,"其实……"


手掌里突然被塞了一张薄薄的卡,他彻底顿住了。


"这是你之前给我的,我看过了,有一百万,我一分钱没动。"


周家显知道她想说什么了,一时语塞。


白穗摸摸他胸膛,声音又软又甜,"我不知道它能不能帮上忙,但是我只能想到这个了。"


周家显刚想说话,又被她制止了,"我知道你自尊心强,但这没什么啊,你是我孩子的爸爸,我们是一家人,接受自己家人的帮助不是天经地义么?"


白穗往上爬了爬,轻轻吻他,"我和宝宝陪着你啊。"


周家显心口像被什么堵着,激烈起伏着,很快翻了个身将她护在身下,忘情地含弄起她的唇舌。


他竟一时忘了她有孕在身,任由情欲侵蚀了理智。激烈的吻远无法疏解怒张的欲望,他褪去了她的衣服,揉掐着她近来丰腴不少的身子。


两人裹着薄被,追追躲躲,弄出了一身汗。


白穗被揉得头皮发麻,忌讳地避开他探进腿心的手,"医生说……三个月内不可以的……"


周家显头昏脑胀地亲着她,理智犹存,"不做,乖,姐夫只是摸摸。"


白穗浑身上下被男人翻来覆去地揉,到最后两人欲火都上来了,她潮红着脸,他迷离着眼,都不太好受。


摸得到吃不着,周家显只好重重亲了她一口,离她远了一点,哑声说:"你先睡,我去洗澡。"


"我等你。"


夜很美,要等爱的人一起入睡。


作者的话:不好意思哦,还是没写到离婚,真不是故意的,下章必须离!不离不是人!我解释一下最近的低效,之前是因为高潮部分写得很high,而且那个时候一个人住,没人打扰,所以状态很好,现在家里人都回来了,我家人都特闹腾,家里经常鸡飞狗跳的,所以写文效率就很打折,这个也是没办法,加上我这尿性,一到收尾就卡壳,再次感谢大家的包容(跪拜)!明天更新还是等通知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