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POPO 三十七 < 姐夫 ( 野树 )


32岁便已爬到如今的事业高度,周家显无疑是个成功的商人。是商人,就永远有打不完的算盘,永远秉持着利益至上的处世之道。


对于商人来说,敌人可以变成朋友,而朋友也很有可能会变成敌人。当朋友变成敌人时,一个商人想的,不应再是如何将他重新变为朋友,而是如何永绝后患。


制敌分为两类,第一种是主动出击,快准狠,直捣黄龙;第二种便是上好饵食,悠然坐等鱼儿主动上钩。


“不好意思,您的这张卡已经被冻结了。”


当白杉伙同周家显的律师,哦不,是前律师一脸土色地离开银行柜台,出门便看见周家显和他的助理及一个精英人士站在马路对面望着他们,才明白他擅长第二种。


白杉下意识站得离身旁男人远了一点,心虚道:“我来取钱,正好遇到你的律师。”


周家显看上去异常平静,语声浅浅,“是前律师,几分钟前,他已经被解雇了。”


他这时才看向那个在他强大的气场下形同摆设的男子,“你可以回去等我的起诉状了。”


白杉惊得攥紧了手提包。


男人追悔莫及,当初也不过是想尝尝老板玩过的女人是什么滋味,果然在床上够骚,口活更是好到让他欲仙欲死。要不是被美色所迷惑,他也不会傻到跟周家显作对。为了这么个女人赔上身家和名誉,真是鬼迷了心窍。


“托你的福,我们现在无家可归了。还是去公司吧,你大概也不想跟我站在路边谈离婚?”几天没回家,他被房产中心告知,房子已经被他的妻子转让给了第三人。


白杉放弃了无谓的挣扎,她知道周家显已识破一切,她退无可退。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应该保持头脑清醒,谈离婚条件多要一点是一点。


今天是周一,公司里一切按部就班进行着,同往常一样,完全看不出即将走向被查封。但是紧张的工作气氛令每个职员脸上都挂着凝重的神情,每个人都忙忙碌碌,没有人在闲聊。


安静的大楼里回荡着脚步声。


两人面对面坐下。到底是在职场打拼过的人,白杉已经没了初时被人当场抓获的紧张心虚,冷静地等他开口。


待两人坐定,周家显的新律师便从公文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分别发给两人。


“你现在手上拥有的房产套现以及之前私自转走的几笔账款和车子,我都不会要回来。但是除了这些,你也不会得到更多。对了,听说你最近在办移民,我在美国加州有一处房产,同样也作为分手礼物送给你,不过有个条件,有生之年不准再回来这里。这么多加起来,应该足够养活你在美国的下半辈子了。”当然,他指的是以她嫁给他之前的生活水平来计算。


“你看看,如果没问题,把离婚协议跟股权转让协议都签一下,民政局五点下班,我们抓紧时间。”


白杉盯着对面已经利落签完字的男人,迟迟没有动笔。


“你是不是都知道了?”半晌,她吐出来一句话。


“什么?”他挑眉睨她。


“我生不出孩子,你是不是都知道了,所以才这么急着离婚?还是外面的什么女人已经给你生了野种吗?”她不觉抬高了音量,似乎想让声音穿透墙壁散播出去。


他静了一瞬,缓缓道:“对不起,不过我想这应该不是我引起的过错,而且从始至终我也没对你有过这方面的期望。所以关于不能生育这件事,我不觉得和我们今天谈的内容有任何关系。”


多精彩啊,她真想替他清晰的逻辑拍案叫好啊。她都忘了,他周家显是什么人啊,她居然还在这里妄想卖惨打动他。


“是,我承认我爱钱,我穷到十三岁才过上好日子,我是穷怕了,所以我有机会嫁给你,我为什么不啊?可你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又怎么会懂呢?你明明都要破产了,还骗我一切都好好的,你难道想让我下辈子也搭进去么?你就不自私吗周家显?可不可笑啊,我丈夫要破产了,我还是从别人嘴里听说的,呵呵……”


周家显手指无规律扣着桌面,一下一下,心思令人难以揣测。而与此同时,律师和助理很有眼力见地默默退了出去。


“可是,你以为我不爱你吗?我把我的美貌、青春年华像祭品一样献给你,你是怎么做的?你吃了一口就腻了。是啊,你周家显是多有教养的人啊,你就算不喜欢也从来不会露出厌恶的表情,可是你知道嘛,你越是这样,越是这样隐忍,越是这样满不在乎,我也没有办法恨你……”


白杉说到最后,终于忍不住捂着嘴哭了起来。尽管她对自己说了很多遍,他这样的男人啊,你难道还不知道嘛?


他最好是爱你,要是他不爱你,你把心掏出来难道就会多分到一点目光吗?所以才显得被他爱着的女人,何其幸运。


周家显看着她痛哭的样子,有那么几秒的动摇,但他知道盲目的仁慈只会招来更多的祸患。


“……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我和你结婚只是为了尽早接手公司,不一定会爱上你。说来还是父辈的糊涂账,要是有更好的报恩方式,你我也不会落得这么难堪的下场。杉杉,道歉和钱,我都可以给你,但其他的,我无能为力。”


“我想知道……如果,如果我没有在这个时候做这些事情,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周家显望着她的目光柔和了一些,点点头,直言不讳:“你得到的会比现在更多。”


屋子里静了好半晌,她像是才想通,忽的痴笑一声,“好,算完了我的账,该算算你的了吧?”


“你背着我乱搞,你以为我当真一点都不知道吗?你真以为偷完腥嘴里就没一点腥味了吗?”


“周家显,你还是人吗?你和谁乱搞都不该和我妹妹搞在一起!”


直到这时,他脸上不变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白杉冷笑一声,“要不是我误以为自己怀孕,恐怕还要更久。那个臭丫头装起来还挺像模像样,我以前真是太小瞧她了。人前叫你姐夫,人后脱光衣服上赶着求你睡,很刺激吧?也难怪你魂都被她吸没了!”


“那天我说我怀孕了,你们真是恨不得把‘奸情’两个字都写在脸上。她看你的眼神,是看一个姐夫该有的眼神吗?臭丫头还算有骨气,知道我怀孕,第二天就卷铺走人,不过我猜,现在大概被你养在了哪个金屋里了吧!”


周家显还是临危不乱,“杉杉,你没有证据,无论我承不承认,都不会影响最终结果。不过好歹夫妻一场,我也不想到最后还将你蒙在鼓里,你说的这些,我都承认。”


“杉杉,”他还是要劝她,“你知道你自己放在我手上的筹码有多少,做一些无论是对我还是对穗穗不利的事,相信我,你不会想冒这个险的。”


“是啊,我跟我爸瞒着你做的那些,还有我偷偷转移你的财产,哪个不是被你吃得死死的?我是玩不过你,所以,我签。”


没想到她会这么干脆,刷刷几下把两份协议书都签好了。


白杉最后把笔一扔,眉目冷淡,“走吧,离婚。”


时间是2017年6月25号,下午四点半。


两人从民政局出来,天还是很亮,一点也没有快黄昏的样子。


离婚证握在手里,周家显并没有觉得心情有多大变化,在他心里,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只是个形式罢了,他真正放在心里的人,从来都没有变过。


“住哪里?我送你。”


白杉冷冷看着他,鼻子里哼出一声笑,“不必劳烦,大老爷您的车可开不进桥洞底下。”


“有句话,麻烦你转告给白穗,”她撩了撩头发,得意地扬眉道:“不管我以后走得多远,哪怕就是死在了外面,她也永远是个抢姐姐男人的小三,这辈子,她就别想风风光光嫁给你。”


像是刺到他痛处,周家显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阴沉,“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我想你作为曾经的股东之一,有知道的权利。”


他将前因后果娓娓道来,仿佛只是在说一个动听的故事:“所有的一切只是一场误会,恒新制药出厂的新药品,只是因某种药物成分存在一定的副作用,很多患者服用药物出现不良反应,这只是短暂的正常现象。时间为恒新正了名,几日之后,这批新研发的药物对患者的病情起了很大的治疗作用。这次的事情为恒新打了个不小的广告,我们第一批生产的药物在各大医院的货架上已经告罄。”


“恒新前途无限,我也没有要破产,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了,白杉。”


作者的话:其实签得一点也不干脆,要是干脆,这章写到“民政局五点下班我们抓紧时间”那里就可以结束了(哈哈)。


非常烧脑的一章,总算把最难啃的一块给啃了,有bug也见谅哦,作者脑子实在不够用了……写了快四十章,有意无意埋的疑点我也有点记不全了,你们还有哪些问题没搞清楚就留言告诉我,我后面看着解答。


明后天准备去外地有点忙,不一定会写,等微博通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